手机版

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娱乐 >

海一天:这个“反派”不太坏

更新时间:2022-05-07 10:16   来源:头条123    浏览:
字号:

  春风和煦,在望京一家咖啡店的户外花园,海一天如约而至。一身休闲牛仔服、泼墨彩点哈伦裤、反戴着棒球帽、留着剧中同款小胡子,让他看上去有几分不羁。当我转达一位朋友对他的喜爱时,海一天笑了,眯起了眼睛,眼角的笑纹中分明有一丝憨气与和善。

  京味儿大戏《鼓楼外》前不久在北京卫视谢幕,颇受好评。海一天在其中扮演的二师兄尹东义陷害同门,与大师兄斗法多年,但最终为情义与良善所感化。角色的阴损腹黑,得意的张狂与失意的落魄,内心转变的挣扎,被他演绎得淋漓尽致。

  观众熟悉,这些年,海一天一直是反派专业户。在《情满四合院》中,他是自私自利、与“傻柱”死磕的胡同油子许大茂。在《芝麻胡同》里,他是仗势欺人、亦正亦邪的军官吴友仁。在《庆余年》中,他是心狠手辣、坏事做尽的监察院主办朱格。长着一张“坏人脸”的海一天一出场,观众就知道:反派无疑。然而,通过一个个生动的反派角色,他,被记住了。虽然,相比上戏93级同班同学李冰冰、廖凡、任泉,50岁的海一天红得迟了些。

  “我生活里挺木讷的。”海一天声音稍低哑,一口京腔儿。在访谈中,他几次给自己贴了“木讷”的标签,表示与剧中人物反差很大。生活里的他简单安分,人缘挺好。能演反派,是阅历的沉淀给了他理解复杂人性的能力。

  1.大院与电影院里的童年

  蓝天鸽哨鼓楼下,石榴香椿金鱼缸,《鼓楼外》胡同里浓厚的老北京生活气息,隔着荧屏扑面而来。大院、烟火气、邻里间的人情味儿,这是海一天从小就熟悉的生活。

  上世纪70年代,海一天就是在这样的大杂院里出生长大的。院子里的房子为房管局产权所有,是计划经济年代分配给各单位的,因此邻里也是三教九流。这锻炼了他对人物的观察,为日后雕琢角色不经意间埋下伏笔。

  往事虽然遥远,但是一些时光还是被刻在了记忆深处。海一天记得,院子里只有一个水龙头。三九天水管子结冰不出水,海一天的母亲就在自家的火炉子上烧一壶开水,让他提着水壶浇在水管子上,待冰融化了喊邻居们出来接水。这和他后来出演的京味儿剧中情景相似。那个年代,大杂院平民自有一套生活智慧。

  院里不少邻居家种了香椿和葡萄,每到收获季节,邻居就会摘下来,挨家挨户地送过去。无论谁家有事儿,知会一声,没有不伸手帮忙的。彼时,吃着邻居家香椿的孩子海一天,并不知道,有一天他会在戏里演绎童年那段已经消逝了的时光。

  “那年代邻里之间感情真的特别好!现在网络这么发达,点外卖分分钟就到,但人与人之间距离却越来越远了。我在现在的家住了这么多年,很少见到邻居,更不知道楼上楼下的人姓甚名谁。”海一天感慨,话语间充满怀念。

  另一些童年往事,是真正与光影有关了。海一天的父母都是朝阳文化馆教表演的老师,当时的朝阳文化馆有一个电影院,放映很多新老影片。门房和放映员都是看着他长大的叔叔大爷,点头招呼一声,上小学的海一天就溜进了电影院。银幕上帧帧影像闪动,推进着故事精彩迭起,《地道战》《地雷战》《庐山恋》《城南旧事》……银幕前的孩子,目不转睛,心底早就波澜涌动。大银幕,是一个孩子最初了解世界的窗口。

  看了不过瘾,还要回家“演”。他放学经常在家肢体语言丰富地再现电影里的动作、情节。和许多男孩子一样,他最喜欢的还是那些骑马打仗的片子,热血冲天,豪情万丈。

  儿时的他还真演了一部电影。那是1979年,8岁的海一天被妈妈带去了电影《骆驼祥子》剧组。《骆驼祥子》的主演是张丰毅和斯琴高娃,导演凌子风对小海一天很是喜爱,让他在剧中客串了一个小角色。满头白发的凌子风导演当时还透露过想拍《西游记》,让海一天去演红孩儿,但是因凌子风年事已高,《西游记》拍摄计划最终搁浅了。

  《骆驼祥子》是他第一次“触影”,比他上戏的同学都要早,让他很小就见识过拍戏是怎么回事。

海一天:这个“反派”不太坏

  2.梦想当导演,误入演员圈

  “其实一开始我并没打算当演员。”有浓厚的家庭氛围,也登上过大银幕,但海一天并不想做演员。他只想当导演。儿时对他梦想影响最大的,是父母的一位得意门生,后来的电影学院导演系主任——王瑞。